奈飞财报电话会议实录:我们能做的贡献就是让居家不那么煎熬

  • 时间: 2020-04-22 12:27:00

划重点:

  1. 奈飞在这一艰难时期可以做出的贡献是,让居家隔离这件事显得不那么难熬。
  2. 奈飞2020年剧集和电影的节目单基本上都已经拍好了,只是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进行远程的后期制作了。
  3. 即使没有2019年新冠病毒(COVID-19)的疫情,奈飞的现金流也会是正的。

腾讯科技4月22日讯 Netflix(纳斯达克证券代码:NFLX)周三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财务报表。财报显示,Netflix第一季度总营收为57.67亿美元,同比增长27.6%;归属Netflix的净利润为7.09亿美元,同比增长106.1%。

财报发布后,Netflix首席执行官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斯宾塞·诺依曼(Spencer Neumann)、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首席产品官格雷格·彼得斯(Greg Peters)以及投资者关系及企业发展副总裁斯宾塞·王(Spencer Wang)出席财报视频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古根海姆证券公司分析师Michael Morris(迈克·莫里斯)的提问。

以下为财报电话会议实录:

分析师:你们的财报中谈到很多关于大环境的影响的详细内容。但是,我想直接从你们口中,听听看哪些是最主要的,然后再进一步谈其他的话题。那我们先来谈谈2019年新冠病毒(COVID-19)吧,例如,消费者行为的变化。请就两方面谈谈你们的看法,一个是长远的战略性的影响,一个是你们每个人眼中的最显著的变化是哪个方面呢?除此之外,你们认为在未来的几周、甚至是未来几个月你们将如何应对呢?

里德·哈斯廷斯:好的。对整个世界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大家都在试图评估这个灾难带来的各方面的问题,包括健康、饥饿以及贫穷等等。我们也确实不清楚这将给我们的未来带来怎样的影响。关于是否存在战略性影响这个问题,很难说,因为我们也只是在努力保持服务器运作良好,保持内容的上架,以及把后期制作给做好。我们在这一艰难时期可以做出的小小贡献是,让居家隔离这件事显得不那么难熬。在这一方面,我们是认真的,我们做着巨大的努力。在未来的一两个月,我们将能够搞清楚这一事件的长远的影响。但是,我们仅仅着眼于上架我们的内容,给这些内容配音。好了,让其他的团队成员来说说吧。

格雷格·彼得斯:很荣幸的是,奈飞能够成为全世界的人们在这一特殊时期寻求娱乐和“逃离”的一个地方。我可能只是在重申里德·哈斯廷斯的观点,我们在这一时期真正专注的重点在于,保持服务的正常运行,尽可能保持高质量,并且尽量保证在会员们有需要的时候,我们的服务总是在那儿的。

泰德·萨兰多斯:是的,我的观点也是一样的。很棒的一点是,奈飞在这中间扮演了这样一种角色,奈飞让人们保持联结,让世界上那些特别孤单的人们通过故事互相联系起来。当人们不得不宅在家里的时候,奈飞绝对起到了转移人们注意力的作用,也绝对是一种娱乐的方式。这工作其实还挺难的,总体上来说,让很多同事做起了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或者是在全新的地点来完成这些工作,包括我们的制作、以及后期制作。我们的办公室现在散布在大家世界各地的客厅、卧室、甚至是厨房了。这是对创新的一次绝好的证明,在隔离令下来的几天内、甚至是几个小时内,我们就开始以远程的方式进行制作、后期制作以及动画制作等,会议开始在线上进行,编剧们在线上进行讨论。看到这些创意团队聚在一起,通过奈飞来给人们提供娱乐,是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分析师:斯宾塞·诺依曼,那从财务的角度呢?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方面么?

斯宾塞·诺依曼:其实呢,前面这几位说的呢,基本就是我们目前正在关注的方面了。我们就是在照看着这些业务,让一切都有序地进行。值得庆幸的是,确实一切都如常运转。我们还在尽力确保我们的员工和制作团队安全、健康,这其实是我们首要关注的重点。而从长远的角度来预测这对我们生意的影响其实是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认为,还是像我们之前好几个季度讨论过的长远趋势说的那样,从有线娱乐向流媒体点播娱乐是一直都不会变的。可能时不时是会受到短期事件的影响,但是,总体来说,总体的其实是不会变的。因此,我们目前所做的,就是让一切都简单、有序地运作,看起来容易,但这其实是一件让上千名员工一起为之努力的难题和挑战。

斯宾塞·王:单纯从我们财务部门来看呢,我们主要就是给泰德的团队、格雷格的团队、以及营销团队起到支持的作用。

分析师:考虑到确实是很难预测将会发生什么事情,里德,我很好奇,你认为哪些是你在规划未来业务走向的时候参考的最主要的外部指标?我也很好奇,考虑到你们和消费者的关系,哪些内部数据也可以帮助你更好地做决策?

里德·哈斯廷斯:要想有一个规划模型,得首先有2019年新冠病毒(COVID-19)的模型。是否会有相关的治疗手段?传染的范围将多广泛?是否会有疫苗?如果有,疫苗的生产速度如何?关于2019年新冠病毒(COVID-19)的这几个重要的方面,跟其他任何人相比,其实我们并不了解得更多。这么理解吧,我们处在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当中,其不确定的程度和其他任何人所处的处境是一样的。

我们可以确信的是,幸运的是,互联网在蓬勃发展,其在人们生活中占据更大的一部分。人们想要娱乐,他们想要“逃离”,他们不论时期困难与否,他们都渴望“联结”。这一趋势在呈加快的态势。截止至三月,我们的会员数的增速有所上涨,其实这是将未来这一整年的增长提前了。我们猜想,在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订阅会员数增长的幅度不会像去年那么大。但是,我们不喜欢瞎猜。我们用到了“我们猜想”这一说法,确实是我们大家都感到了逆风的态势,一切都不好说。但是,在未来五年,互联网娱乐将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一大趋势是完全没有变的。

分析师:我确实准备了一些关于会员数、以及你刚刚提到的订阅数提前增长的问题。里德,可否谈谈新增用户的组成呢?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他们所在地区的分布,非常有帮助。有理由相信,那些受到2019年新冠病毒(COVID-19)冲击的程度最大的地区,也是那些用户数增幅最大的地区。除了这个,我还好奇的是,可否谈谈这些新增用户的组成?请问,是多口之家呢?还是说他们来自不一样经济水平的家庭呢?可否随意谈谈,任何你想分享的方面都可以。

里德·哈斯廷斯:其实都还是一样的。我们所能做的,也还是我们之前一直在做的,就是让他们满意,那就是提供极优质的节目,让他们选择起来更加容易,推荐好看的剧集,就还是这些让用户体验变得特别好的事情。因此,在使用情况、观看节目的规律方面,和之前就已经加入的会员(不论是长期会员还是短期会员)相比,是没有任何变化的。

分析师:在定价方面,我有一些问题。去年,尤其是美国市场,你们在定价上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调整,这也对用户数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这个问题我主要想问格雷格。当然,如果其他哪位也可以来回答这个问题。一个是,不考虑2019年新冠病毒(COVID-19)这一疫情的影响,你们对定价方面的调整所产生的影响有什么样的看法?具体进展如何?我们有留意到,波动情况加剧了。就最终的结果来看,你们是否还会对其做进一步调整。另外,我想进一步问一个问题,是关于经济敏感性的。这个我等会具体再问吧。

格雷格·彼得斯:我只想提一点,在一月和二月,我们的用户数基本回到了提价前的水平。但是,在这个时间点,我们其实并没有在考虑提价的这件事。很显然,现在这一世界范围的疫情正在占领我们的思绪,我们只是想极其专注地保证我们的服务,确保我们一直都在用户伸手可得的地方,在世界范围内给他们提供娱乐和“逃离”的方式。

分析师:这一次,有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见证如此震撼的、全球范围的、能和12年前的经济危机相匹敌的经济方面的冲击。当然,我们不是站在经济学家的角度在谈,而是从敏感性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我的问题是,当你们在考虑定价、价格杠杆以及价格相应的服务包的时候,你们打算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全球消费者购买力下降的情形呢?你们是否还是会认为你们的定价水平以及价值定位对购买力下降的消费者们仍具有吸引力呢?

斯宾塞·诺依曼:这个问题还是格雷格在谈的那个问题。对我们来说,这确实不是一个考虑定价的好时机。就经济衰退带来的影响而言,太难预测了。里德前面就谈到了,这其实就是在猜未来会是怎样的情形。

显而易见,在过去的经济衰退期,人们更愿意呆在家里,享受家庭娱乐。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研究过,他们在那些艰难时期的预算,以及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付费电视都较为稳定,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反时代周期的。甚至是奈飞,奈飞在这近期的历史当中,也是相当稳定的。但是,这一次的事件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完全没有经历过类似的情况,太难判断了。

我们目前能掌控的就是,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那样,我们可以控制好我们给用户提供的服务的质量,这确实是我们的第一要务,即提升产品,提高内容质量,确保我们上架的剧集能数量稳定,并且我们并不认为用户选择我们,让我们向他们家里输送内容这件事是理所当然的,我们要持续地创造价值以对得起他们的选择。在美国市场,价格从9美元起步,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手机端的价格可以低到3美元。我们将一直保持服务的可获取性,并传递价值。

分析师:在内容方面,尤其是生产线方面,泰德有谈到一些大体的情况。可否浅谈一下,生产的停滞将如何影响剧集发布的时间表?此外,生产线上目前有多少剧集?

泰德·萨兰多斯:可能大家还都不太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其实处于这一行业相当领先的位置,我们发布我们的剧集后,大家都是一口气把它们看完。我们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相当出色的。因此,我们2020年剧集和电影的节目单基本上都已经拍好了,只是在世界的各个角落进行远程的后期制作了。其实我们更关注我们2021年的节目表。我们基本上不会改变节目的发布日期。举个例子吧,《王冠第四季》,我们在第四季度将盛大发布的动画片《奔月》。这些都是已经拍摄结束的剧集,都将完成后期制作,会在今年下半年如期和大家见面。因此,我们绝对不会改2020年各剧集发布的日期。

分析师:那这是否会影响你们对于一次性发布所有剧集还是分集发布剧集方面的看法,致使你们重新考虑这个问题呢?

泰德·萨兰多斯:我们有一直在进行试验,我们尝试了不同的发布策略。例如,我们的竞赛类节目。我们上一季度通过《爱情盲选》大获成功。那个节目是分集发布的。然后,我们又以一次性发布所有剧集的方式发布了《欲罢不能》,这也许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大型的竞赛类节目。我认为,消费者可能更喜欢有所掌控,他们也许更喜欢以自己的速度观看节目。但是,我们仍在测试,以观察人们的习惯,弄清楚发布方式是否会影响观看情况以及用户的满意度。用户大声地发表了他们的观点,他们喜欢一次性发布所有剧集的方式。我不认为我们有必要在这方面进行改变。

分析师:因此,能否谈一谈你们重新恢复生产的过程,这对了解你们生产线的情况也很有帮助?在重新恢复生产方面,你们有哪些主要的成果了呢?是否会制作不同类型的节目,或者以不一样的强度来制作?

泰德·萨兰多斯:这将因地理位置而异,这肯定也会取决于不同的类型。首先,我们得确保工作环境极其安全,我们一直致力于工作场所的安全,包括拍摄地、办公室等等。我们也会一直做好这一块。重启制作必须以一系列情况的发生为前提,其中包括,首先得在居家隔离令放宽的条件下,但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也将确保得能进行检测,并可以跟我们的员工和演员打包票说,这是可以让人放心的工作环境。我们也将和我们的内容制作合作伙伴以及当地政府密切合作,以确保安全生产。目前,我们正在冰岛和韩国进行拍摄,我们会从中吸取经验,并将这些宝贵的经验运用到世界各地的生产中去。

分析师:这两个地区有什么特别突出的点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么?

泰德·萨兰多斯:一切都很顺利,我们积极吸取相关经验,并期望可以将这些经验加大规模,用在更多的地区。这是相当重要的,这两个国家是在测试和追踪感染链方面最重视的两个国家。我想,这会给未来的生产提出一个非常好的方法框架。

分析师:我绝对想聊一下这一季度最重要的剧集之一,无剧本系列。但是,在这之前,斯宾塞,我想问一下你,在生产方面,财务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比如说,现金流。你们在财报中有提到,能不能进一步谈谈?另外,在观看量和用户付费量升高的情况下,摊销期限是否会发生变化呢?还是说会保持不变?

斯宾塞·诺依曼:在现金流方面,首先,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这一季度的自由现金流是正的。这跟2019年新冠病毒(COVID-19)其实没什么关系。即使没有2019年新冠病毒(COVID-19)的疫情,我们的现金流也会是正的。在第一季度,花销方面确实有所提高。但是,我们会在后面几个季度减缓内容上花销的增长。因此,得看第一季度内容成本的提高对全年的影响,而不是看其对第一季度的影响。由于生产的暂停,会出现内容成本的上升。我们前面有提到,我们计划在今年会产生负二十五亿自由现金流。我们现在是少于10亿的,大家可以简单算算看。但是,我认为有必要强调的是,大约150亿的内容成本占我们总成本的小部分,这些也只占剧集的很小一部分。今年和去年相比,其实我们有更多奈飞品牌的内容。很显然,我们会有更好的自由现金流水平。随着更多内容的产出,现金会进一步增长,正如我们在财报中写的那样,这是多年的计划,以保持正自由现金流的状态。当然,需要更大程度的努力。此外,2019年将成为我们自由现金流负值最高的一年。

分析师:泰德,回到无剧本系列这个话题,实际上,在过去几年中,我们经常谈到电影,而这确实是一个重要的、逐渐热门起来的话题。但是,我认为,至少在公众看来,无剧本系列取得了巨大成功。那么,《养虎为患》,我能先问问,你是否对观众的反响感到惊诧呢?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开始意识到,这将是个爆款热剧?

泰德·萨兰多斯:奈飞上有很多精彩的无剧本和非虚构类节目。它们是建立在《地表最烂:FYRE豪华音乐节》那个纪录片的热度之上的,其热度和如今的《养虎为患》几乎是同一个水平。我们在发布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大家可以感觉到社交媒体上关于这一话题的兴奋程度。而它发布的时间点正好是大家想从现实世界中逃离的时候,让大家转移注意力,使大家可以除新闻头条之外,还有别的东西可以讨论,这简直是太棒了!而且,我认为,我们的团队在抓住时代脉搏方面极其出色,适时地制作并发布了像《养虎为患》这样的作品。

分析师:你们一下子就找到正确的方向,真的是非常厉害。你们有竞赛类节目,正如你前面有提到的那样,你们还有一些犯罪题材的节目。我想,这两个题材的内容让用户印象深刻。

泰德·萨兰多斯:确实,最近犯罪题材的内容也是相当火爆。

分析师:在无剧本系列这一块,你们还有无其他考量?其实还是有很多不同类型、子类型的内容的,那你们有没有发现其他什么值得做的类别?比如,生活方式类、旅行类等等。还有体育类,我等会还想讨论一下《最后之舞》,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进一步挖掘这一类型内容的潜能?

泰德·萨兰多斯: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制作大家喜欢的节目。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家族剧。 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是房屋装修节目。不管大家喜欢的是什么,我们都想要制作大家最喜欢的那个版本。因此,除了真实犯罪题材和竞赛题材,我们已经深入到各个内容领域,我们有制作了烹饪类节目《菜鸟烘焙大赛》以及《主厨的餐桌》。我们最近在房屋装修和房地产领域探索,这也是我们的用户非常喜欢的题材,我们会进一步挖掘这方面的潜能的。

因此,大家可以预想到,随着我们不断扩张,这些无剧本系列将不断丰富起来。同样的,就想我们当年探索电影、动画片以及动画电影等领域一样,我们只是一如既往地努力寻找大家热爱的节目。而且,不同的人,他们喜欢的剧集都是不一样的,更何况是世界各地的人。因此,这是我们不断努力着,不断在这些新的内容领域试图进行优化。我们对我们的进展感到非常满意。

(持续更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