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下乡

  • 时间: 2020-09-28 05:00:06

  作者杨丽

  出品雷锋网产业组

  在 9 月 23 日四川内江举办的首场阿里巴巴钉峰会上,钉钉的到来引起了当地政府部门的特别关注。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内江市委副书记、市长郑莉出席峰会并给到一句关键性总结:“与阿里巴巴集团等科技公司深度合作……在疫情防控、交通疏导、政务应用、政企服务、农村电商、消费复苏、工业互联网、基层党建等方面进行数字化转型,取得许多看得见、可感知的效果。”

  与此同时,今年以来内江数字化企业组织数增长 168%,且内江正在构建“甜城钉”、“甜城政企服务平台”、“智慧党建”等钉钉应用平台。

钉钉下乡

  疫情刺激下的政务数字化落实政策正纷至沓来,从中央到各地方,无数个“内江市”似乎正不断涌现。

  而这其中,通过为政企构建成熟的数字化办公体系,源源不断输出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治理理念,钉钉扮演了一个抓手和突破手的角色。

  结合国资委最新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以及今年国家工信部、发改委的数条公文,智慧办公/数字化办公实际成为当下政企数字化建设路上的首要一步,也预计成为推动各地方数字化经济增长的先发力量。

  雷锋网注意到,结合一周前钉钉在阿里云栖大会的最新出场方式,有关钉钉的描点很多。

  据官方表述,疫情期间钉钉增加了 1 亿用户,浙江省掌上办公平台“浙政钉”上,激活 136 万各层级公务员,日均消息数超过 1000 万条,各级各部门开发应用数超过 1500 项。钉钉 CTO 朱鸿登台介绍钉钉在疫情间刷新的“2 小时极速扩容,10000 台云服务器”的记录。而在另一个“政府数智化转型”专场上,政务钉钉正式升级成为 2.0 数字协同平台。

  甚至阿里巴巴 CEO 张勇、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对钉钉在疫情中所展现出的盘活中国企业数字化的能力,给出了相当高的评价。而在后续的小范围媒体沟通中,坐在张建锋身旁的不是别人正是一手带大钉钉的陈航。

  从以往多年缺席云栖大会,到如今政务钉钉、教育钉钉、企业专属钉钉、城乡钉钉,钉钉肆意生长正勾起燎原之势,我们几乎可以窥察到阿里巴巴在产业互联网的战略布局中都将会有与钉钉的交集。

  值得一提的是,在 2020 年 7 月公布的集团年度财务报告中,张勇将钉钉与其他多个新服务共同形容为“重新定义生活和生产经营方式”的新物种。

  钉钉跑得像兔子一样快。

  政企数字化首先需要什么?

  陈航谈到,产业互联网时代,数字化将生产和制造连接起来,得以将消费者需求反馈给企业。反过来,实时的需求可以从消费者端直接获取,进而优化数字化的产业。但前提是,数字化的产业本质上是由一家家企业组织构成,这些企业组织已经实现了在线化。

  例如,钉钉为百丽集团构建了人员、组织、沟通、权限在线的四个基础逻辑,而天能集团则将数字化战略作为管理战略的第一要务,通过将企业上下游合作伙伴拉进同一个生态圈,可以实现以用户为中心的端到端组织解决方案,进一步提升组织流程。

  这时候,企业客户往往需要的,正是钉钉“五个在线”的能力。

  其实仔细看钉钉的客群类型,确实与往日大为不同。与早期面向中小企业的产品形态相比,钉钉解决了考勤、视频会议等日常办公及企业组织场景下的刚性诉求。而如今,能够为立白等集团型企业提供服务,意味着钉钉能够提供的是可定制化、私有化部署且可接入企业自身业务系统的平台,从而优化业务流程,提升企业竞争力。

  而最近一段时间,钉钉将一项战略重点下放到了区县。

  理解这一点不难,钉钉已经深入制造、零售、医疗、教育行业,但在区域性上,虽有缩小城乡“数字鸿沟”、乡村治理现代化的政策导向,但迟迟未能有落地的解决方案作为突破口,这是空白也是新蓝海。

  “一是信息沟通不畅、效率低、精准度不够;二是事件处理的效率低、流程复杂,部门之间存有推诿;三是群众知晓度低、参与度也低。”实际上,杭州市临浦镇镇长也指出,专属钉钉“平安钉”之前城乡组织办公存在很多痛点。

  根据钉钉给出的一套城乡数字化推进路线图来看,数字办公、政企协作、数字乡村、数字教育、数字医疗等五个主要规划中,数字办公被放在了最前面。

  雷锋网曾表达过,围绕行业深入挖掘,钉钉在今年融入了 3.0 版本以来包括硬件、圈子等功能,试图联动阿里巴巴前端各业务板块,以期在无数个自然形成的小生态中得以快速复制和迭代。

  此时,钉钉还是一个“插线板”,向上连接前端各个业务,向下是云计算相关的基础能力。

  这也是张剑锋对阿里云 2.0 的全新诠释,首先是将钉钉与阿里云进行深度融合,通过云钉一体,实现企业业务流程的数字化,让企业应用开发更容易;然后是云端一体,让万物皆有算力。二者合而为一是阿里云数字原生操作系统的组合。

  从这个角度讲,钉钉也已不是端侧的概念了。

  除却今年阿里云继续大秀技术肌肉及营造新的故事和概念,我们还注意到:经过过去几年的快速调整和融合将内外部的 ToB 资源盘剥清晰,如今也真正有机会抽身在正面战场挥刀。

  梳理下阿里在产业互联网中的组合拳:

  • 产品层面,有收编进来的 teambition、友盟,深度合作的蓝凌、奥哲,近期投资的小满科技,低代码开发平台宜搭,具备战略级的钉钉及钉钉平台上承载的大量 ISV 等。

  • 业务层面,新零售、新金融无疑是阿里巴巴所擅长且已经形成了完整打法的业务板块,而面向政务市场拓展,亟需一套强有力的案例实践来讲故事。

  • 组织层面,伴随钉钉并入阿里云,“云钉一体”是近一年来钉钉战略定位上最大的改变,让阿里云操作系统、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的构建得以提速。对于那些开发能力强的客户,可以直接调用阿里云平台上的所有服务,而对于那些开发能力弱的客户,可以基于钉钉开发更多流程、数据、业务方面的应用。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阿里宣布成立云原生技术委员会,阿里巴巴高级研究员蒋江伟担任委员会负责人,达摩院数据库首席科学家李飞飞、阿里云计算平台高级研究员贾扬清等多位技术大牛参与其中。

  外界普遍认为委员会的诞生,标志着阿里云全面拥抱云原生,也意味阿里云终于有合适的机会将实践了近十年的云原生战略和野心公布出来。但如果没有在过去几年花大量功夫在客户体系的塑造上,很难引发后面一系列势能的叠加。

  而这一举动也将让钉钉主动承担起更多挑战。且不论互联网公司对中国企业服务产生过或积极或消极的影响,在阿里“云钉一体”的大战略下,钉钉已经承担起阿里企业服务先锋军的战略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