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92亿美元,叫板特斯拉,这家公司凭什么?

  • 时间: 2021-01-25 08:30:50

  2013 年秋天,刚满 30 岁的 Kyle Vogt 带着 Cruise 的项目策划书走进了旧金山 YC 孵化器,成为了 YC 第一个自动驾驶项目。2 年半后,仅有不到 50 名员工的 Cruise 被通用以 10 亿美元收购,创下了当时汽车行业在硅谷规模最大的收购案。

  今年 1 月 20 日,一直在寻觅切入智能汽车赛道机会的微软,最终选择牵手 Cruise,宣布双方成为自动驾驶商业化征程中的长期战略伙伴。

  成立不到 8 年,Cruise 的背后,现在已经集结了科技巨头微软,汽车工业巨头通用、本田,金融巨头软银等各行业的佼佼者,融资总额超过 92 亿美元,最新估值突破了 300 亿美元,在自动驾驶领域被认为是仅次于 Waymo 的业界老二。

  实际上,硅谷近年来做自动驾驶研发的企业并不少,Cruise 至今也还没有卖出一辆车,为什么它就在大浪淘沙中脱颖而出,甚至能够跟 Waymo 和特斯拉一较高下?

  我们尝试着从 Cruise 背后的故事中去寻找答案。

  创造了 Twitch,但更终爱机器

  每一个传奇的企业背后都有一个天才创始人。Cruise 也不例外。

  虽然 Kyle Vogt 在创立 Cruise 之时才刚满 30 岁,但他此前已经参与了两次成功的创业,早已实现了财富自由。

  2006 年,Twitch 的创始人 Justin Kan 和 Emmett Shear 在出售了他们的初创公司 KIKO 后萌生了打造一个直播平台的想法,但不知道在摄像机技术上如何实现,于是他们给 MIT 工程学院的列表服务器发送了一个寻找“硬件骇客“的邮件。

  一位痴迷于机器制造的大三学生立刻回复了他们。Justin 和 Emmett 在 MIT 的咖啡厅里简要地给这个学生讲了他们的想法,随即乘机飞往旧金山,而当飞机落地后,他们就收到了一封邮件,详细阐述了如何制作满足他们需求的直播摄像头的方案。这个学生就是 Kyle Vogt。

  “这家伙太酷了,一定要拉他入伙!”两人就这样把 Vogt 带到了硅谷,让他负责领导 Justin.tv 的产品开发。而 Justin. Tv 也就是后来被亚马逊以 9.7 亿美金收购、目前全美最大游戏直播平台 Twitch 的前身,也正是 Kyle Vogt 为 Twitch 写下了第一行代码。

  Twitch 的创始人 Justin Kan(左)Kyle Vogt(中)和 Emmett Shear(右)

  此后,Vogt 还参与了 Justin Tv 衍生项目 Socialcam 的开发,这个被外界称作“视频版 Instagram”的视频分享应用,仅在单独运行 8 个月后,就被 Autodesk 以 600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

  虽然已经在新兴软件开发上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但 Vogt 一直放不下的,是自己制造机器的梦想。

  Vogt 曾表示自己就是为机器而生的。13 岁时,他就制作过一个重达 200 磅的机器人参加当时全美著名的机器人格斗比赛 BattleBots,并 2 度获邀参加现场比赛。在 MIT 攻读计算机科学和电气工程学位期间,他曾为在楼下偶然捡到的一个废弃保险箱开发了一个单臂机器人用以破解密码,还组团参加了被视为“21 世纪以来自动驾驶研究起点”的 DARPA 第一届无人驾驶比赛。

  甚至在共同创立 Justin.tv 后,在码代码的同时 Vogt 仍旧不忘他的机器梦,曾尝试为公司开发一个啤酒运送机器人计划。

  而之所以最终选择了自动驾驶,源于他 14 岁跟父亲 road trip 的灵感闪现。

  “当时父亲开车带我从堪萨斯去拉斯维加斯参加遥控战斗机器人比赛,一路上非常无聊,我当时想,其实开车只需阅读车道标记并保持车轮稳定,这完全可以由机器人来完成。”Vogt 在一次采访中说道。

  而 16 年后,当年的顿悟成为了他的新使命。2013 年,Vogt 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了当时风头正劲的 Twitch,带着自动驾驶项目 Cruise 从零开始进入了 YC 孵化器。

  在此之前 YC 没未涉足过汽车领域的项目孵化,Cruise 是他们在该行业中的第一个。而之所以选择 Cruise,很大程度上是看到了 Vogt 个人极强的天赋和能力。

  YC 创始人 Sam Altman 曾表示,Vogt 是他见过唯一一个能把完全空白的项目在三个月内做出具备完整软件和硬件原型的创业者,而且在具备超强的技术能力的同时也能很好的认清市场、品牌和消费者体验,认为 Vogt 是非常罕见的天才。

  而 Vogt 也并没有辜负 YC 的期望,在 Cruise 成立后不到一年,团队就拿出了第一款自动驾驶巡航套件 RP-1,还带着 YC 的合伙人们到硅谷 101 公路上去转悠了一圈。虽然当时的产品还并不时非常成熟,但呈现的效果和传递的可能性还是让投资者们激动不已,Altman 当即就决定追加投资。

  同年 9 月,Vogt 还为 Cruise 挖来了前特斯拉自动驾驶软件的首席工程师 Andrew Gray 作为公司的副总裁,在当时的智能汽车届激起了不小的水花。

  以 Waymo 为追赶目标

  在 Vogt 看来,目前在自动驾驶领域做的最好的是 Google 旗下的 Waymo,Google 在自动驾驶领域所做的很多探索也为后来者节省了大量的研究时间。他在创立 Cruise 的时候,也是将 Waymo 作为追赶目标和未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

  但 Cruise 的发展也并非是一帆风顺。

  在成立的初期,Cruise 瞄准的是C端市场,即生产改装车辆的套件卖给消费者,让普通车辆拥有有限的自动驾驶能力,但在市场对自动驾驶技术普遍抱以观望态度的情况下,业绩发展并不如人意。

  从 2014 年开始,Vogt 决定改变策略,将业务转向B端市场,开始着重为车企提供无人车的软件开发服务,自此,Cruise 才驶上飞速发展和大量融资的快车道。

  2015 年 6 月,Cruise 首次获得了加州机动车管理局颁发的无人车路测牌照,几个月后,老牌汽车制造商通用就斥资 10 亿美元收购了 Cruise,这桩当时硅谷汽车届规模最大的收购案也让成立仅 2 年多的 Cruise 一时风头无两。

  而通用对待 Cruise 的态度也很特别,基本上就是把 Cruise 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放任自流”,不仅让 Cruise 总部保留在旧金山,业务上也给予了 Cruise 极大的自由裁量权,这样的收购处理方式对于通用这种老牌企业十分罕见。

  通用的总裁 Mary Barra 当时表示,传统汽车行业应该学会如何与硅谷技术公司进行合作,不希望通过技术控制和企业整合来扼杀硅谷企业的创新基因。

  加入通用之后,Cruise 将公司规模迅速扩大到上千人,先后收购两家技术和芯片公司,同时开始大幅启动无人车的路测和模拟训练。

  除了开发一个名为“矩阵 ”(The Matrix)的端到端三维引擎环境,每天虚拟运转 3 万个实例外,在实际路测上,Cruise 选择了跟 Waymo“农村包围城市”的不同的测试路线,决定“先啃硬骨头”,把主要路测线路放在了旧金山市区、底特律市区等人口密集区域。

  而从 2017 年开始,Cruise 的各方面测试数据开始大幅提升。

  2016 年 Cruise 路测里程数仅为 1 万英里, 2017 年就指数增长到 12.5 万英里。同时,Cruise 自动驾驶汽车行驶每千英里需要人工干预的频次的频次,也实现了从 18.5 次/千英里到 0.84 次/千英里的数量级跨越。虽然这个数字还远低于 Waymo 当时 0.18 次/千英里,但其技术改进效率却要远远高于 Waymo。

  2017 年 Cruise 路测数据数量级增长,图片来自 Marketwatch

  低调地向完全自动驾驶目标迈进

  跟特斯拉先投消费市场,再依靠已售车辆不断搜集测试数据、改良车型的激进打法不同,Waymo 和 Cruise 在都选择了走更稳扎稳打的战略路线,寻求一步到位的商业模式,即坚持先通过自家生产的原型车攻克 L4 级以上的自动驾驶,再量产能真正安全地脱离人类控制自己行驶的车辆。

  一直以来,Cruise 都在埋头苦干,在市场上也保持着较为低调的姿态。除了更新技术博客,Kyle Vogt 本人也很少接受采访,人们只是时不时的会看到他们生产的雪佛兰自动驾驶测试车 Bolt,穿梭在旧金山街头。

  在旧金山进行路测的 Cruise 原型车 Bolt

  虽然 Cruise 的目标是要实现完全自动驾驶,但跟 Waymo 拥有来自 Google 的无限预算并且短期内不计回报的优渥处境不同,Cruise 必须密切注意现金储备并积极寻找商业化可能。

  自动驾驶研发本身就是烧钱机器,Cruise 的亏损连年增大,2018 年亏了 7.28 亿美元,2019 年亏损又超过 10 亿美元,而软银和本田投资的数十亿的资金,需要 Cruise 完成无人车商业化运营之后才会到账。Vogt 也屡次表示自动驾驶汽车的成本必须迅速降低,以确保消费者采用率提升,使 Cruise 的计划在财务上具有可持续性。

  2019 年 1 月通用集团总裁 Dan Ammann 亲自挂帅 Cruise,这一罕见做法,一方面显示了 Cruise 在通用未来技术体系中的核心作用。另一方面,也是通用想要进一步加强 Cruise 的影响力,助推自动驾驶技术投入市场的进程。

  此后,Cruise 开始试水商业化。先是宣布与 DoorDash 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在旧金山地区为特定的用户配送食品和杂货,接着在旧金山推出了一项名为 Cruise Anywhere 的乘车试点项目,并考虑和 Lyft、Uber 合作建立无人驾驶汽车服务网络。

  去年 1 月,Cruise 还在在旧金山首次高调发布了其首款为自动驾驶设计的量产车型 Origin。在发布会上,Vogt 亲自展示了这款没有司机、没有脚踏板、没有发动机的完全自动驾驶车辆。

  Kyle Vogt 介绍自动驾驶量产车型 Origin

  在 Origin 的开发上我们也看到了老车企们与新技术的融合尝试。通用负责车架及电动机的设计,本田专注于内饰及车内空间挖掘,而 Cruise 则负责为车辆注入传感与自动驾驶技术。

  因此,很多人也认为,Cruise 虽然目前在算法层面还不及 Waymo,但在硬件和运营领域,有通用、本田这些老牌制造商的鼎力支持,Cruise 的未来的整体实力不容小觑。

  如今,Cruise 牵手微软,更是如虎添翼。微软的云计算及边缘计算平台 Azure 将全方位提升 Cruise 云协作、云存储、机器学习的能力,加快其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规模化应用的步伐。而有了微软的助力后,Cruise 进一步拉大了与其他竞争者的差距,也增加了未来与 Waymo、特斯拉一战高下的底气。

  在 Dan Ammann 担任公司 CEO 后,创始人 Kyle Vogt 回到了 CTO 的岗位,专注于技术的研发与创造,而他本人也更乐于以创新者和工程师的身份存在。

  “生命是短暂的,我们每天只醒着 16 个小时,但很多人的时间被无意义地浪费在了车上。而我想帮助人们找回时间,这是值得我们为之努力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