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云重大变革:Cloud&AI 升至华为第四大 BG ,火力全开

  • 时间: 2020-01-14 08:56:49

  文:张帅 王刚

  华为向 Cloud&AI 要增长。

  1 月 14 日消息,据报道,华为近日对内部组织架构进行了新一轮的调整,涉及到多位重要高管的任命。其中,最为引发关注的是 Cloud&AI 升至华为第四大 BG。

  根据由任正非亲自签发的公司文件来看,侯金龙担任 Cloud&AI BG 总裁,彭中阳任企业 BG 总裁,原企业 BG 总裁阎力大调任B类国家管理部总裁,吴伟涛任公司总干部部副部长,刘宏云增任东南亚地区部总裁。

  在此之前,“Cloud&AI 产品与服务”在华为内部属于 BU 部门,但在层级上与 3 大 BG 平级。在这次调整之后,Cloud&AI BG 成为继运营商 BG、企业 BG、消费者 BG 外,华为的第四大 BG。 

  这也同时意味着,阿里、腾讯、百度、华为都将云 +AI 作为一体化技术战略,并且将云部门升级为集团一级部门(或独立子集团)。

  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围绕着云的战争将打得更为猛烈。


侯金龙

  据了解,郑叶来在数月前已经完成了职位的变更,由云 BU 总裁变成云业务总裁,在担任华为云 BU 总裁之前,他负责 IT 产品线。郑叶来调任华为云 BU 之后,侯金龙成为新的 IT 产品线总裁,继而成为 Cloud AI 产品与服务总裁。

  随着业务升级,侯金龙也成为新的 Cloud&AI BG 总裁。

  1

  为何会有 Cloud&AI 的 BG 化?

  在华为,BG 是指公司的业务集团,不属于公司职能部门。华为此前一直有运营商 BG、企业 BG、消费者 BG 三大 BG,每个 BG 下又分很多个 BU,即 Business Unit,也就是经营单元。

  此前云 BU 不负责销售,具体的销售分布在运营商 BG 和企业 BG,和运营商合作的云业务,如天翼云就由运营商 BG 负责,其余企业级的云业务需求就由企业 BG 负责,云 BU 和原来的 IT 产品线定位类似。

  当前,华为云面临着复杂的内外部环境。

  内部环境是:第一,华为云和企业 BG 的关系略微复杂;第二,华为云被指定位不明确。

  企业业务早期的定位是卖硬件盒子,但客户 IT 只占总开支很小一部分,并且对价格十分敏感,华为内部调侃自己的产品策略是“me too but cheaper”,这种商业模式简单、粗放,一度让企业 BG 在华为内部风雨飘摇。

  直到 2014 年,华为企业 BG 从卖产品和服务转型,成为一个聚焦在 ICT 基础架构的平台提供商。数据显示,2018 年,华为企业 BG 销售收入接近 110 亿美元,其中中国区收入约为 500 亿元人民币。华为企业业务总裁阎力大此前表示,华为企业业务自 2011 年成立以来,8 年成长了 10 倍,年均 40% 增长。 

  但与运营商 BG 的 2940 亿元人民币和消费者 BG 的 3489 亿元人民币(2018 年数据)相比,差距很大,企业 BG 没有完成华为下一个增长点的目标。

  此外,2018 年底,一篇《华为云:听从你心,无问西东》的文章在华为心声社区刷屏。里面提到:近 4 年来,华为云的“人生目标”变幻莫测,一路从“虚拟化要超越 VMware”,到“公有云海外饱和攻击”,到“明确华为云品牌主打自营公有云”,到“私有云不甘示弱形态越做越复杂”……看到走了太多太多的弯路……

  后来该文有大量华为人的跟帖,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任正非电邮转发。此前,任正非也多次在内部邮件中或讲话中强调华为云要“呼唤炮火”。

  可见,在华为内部,对华为云有较高的期待,并不满足云现有的行业地位。根据 Gartner 报告,华为云暂时排列国内云市场份额第五。

  2

  华为给云“踩踩油门”,寻找下一个增长点

  在国内,云计算已经是科技巨头厉兵秣马争相夺食的市场;国际角度来看,亚马逊的云计算业务已经成为该公司增长最迅猛的支点,称霸全球,微软和谷歌也紧随其后,对云业务不吝资金地大力投入。BAT 侧给华为的压力不小:

  1. 2018 年 11 月 25 日,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后来钉钉也并入阿里云;
  2. 腾讯经过 2018 年底的9·30 架构调整,成立了 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整合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和 LBS 等行业解决方案,也被腾讯赋予了新的使命;
  3. 百度在 2018 年 12 月也宣布了技术体系架构整合,智能云事业部(ACU)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后来在 2020 年 1 月 8 日融入百度 AI 体系,由 CTO 直接负责。

  可以看到,华为云要想成为“全球五朵云”,长路漫漫,升级变革、配备更多资源,是必须去做的事。 

  不过,从华为近一年来的成绩来看,亦可圈可点。

  IDC《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 第一季度)跟踪》报告显示,华为云营收增长超过 300%,华为云 PaaS 市场份额增速接近 700%,在 Top5 厂商增速排名第一。以 IaaS+PaaS 整体市场份额维度,华为云市场份额为 5.2%,排名第五;单以 IaaS 维度测算,华为也排在第五。 

  另外,截止 2019 年底,华为已经在 20 多个行业的 500 多个生产系统相关的项目中取得突破,领跑中国市场,服务 580+ 政府与公共事业、10 大车企、200+ 金融客户。

  华为 BG 级业务集团都负担着营收的任务,此前企业 BG 曾被认为是下一个增长点,企业 BG 于 2011 年成立,先后由徐文伟和阎力大负责,彭中阳是第三任企业 BG 总裁,之前他的职位为华为公司总干部部部长,不过他更贴近业务的职位是华为中国区总裁,也是在一线打拼过的干将,将彭中阳置于此职位,显然也是华为希望企业 BG 营收能够进一步增长。

  增长永远是企业的核心目标,华为运营商 BG、消费者 BG、企业 BG 和 Cloud&AI BG 分别处于不同的境遇。

  华为运营商 BG 增长受行业周期所累,5G 才刚刚开始大规模投资,并且华为受到了地缘政治因素影响,短期内运营商 BG 即使能够扭转营收下跌态势,增长也不会太客观,华为营收大约有一半都来自国外市场,其中运营商 BG 又是大头。

  消费者 BG 是华为目前的现金牛,有业内人士曾表示,如果不是华为消费者 BG 做成功了,华为目前营收其实已经遇到了天花板。但即便如此,消费者 BG 或许也不足以让华为赢在未来十年,仅靠终端,华为已经成为国内第一,增长空间不大,利润率也很难做到苹果的程度,同样受到地缘政治因素影响,消费者 BG 也不是华为的“救世主”。

  企业 BG 曾被寄予厚望,如前所述,华为企业 BG 增长很稳健,但不算突出,和其他两个 BG 的营收相比,只有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的规模,企业 BG 是慢生意,华为希望开拓新市场,并且原来华为云的业务部分放在企业 BG,将之提高层级实际上也是把该部分营收划到新 BG。

  Cloud&AI BG 接过增长的任务,云计算是新兴业务,整体市场增长较为可观,人工智能也处于上升曲线,华为和 BAT 等厂商同台竞争,目前尚不知华为 Cloud&AI BG 在升格之后,是否会转变战略思路与市场打法,但可以确定的是,Cloud&AI 从幕后走到台前,直接面向客户。

  一位华为内部人士对雷锋网表示,后续还将有调整,BG 级别的变动将延续一段时间。

  在历史的拐点,华为再一次“开源”,这一次 Cloud&AI 成为下一个增长点。